談錫永專頁 | 北美漢藏佛學研究會 | 密乘佛學會 | 粵語文化傳播協會
        

菩提心釋密意


龍樹二論密意


文殊師利二經密意


勝鬘師子吼經密意


如來藏經密意


靈界實錄


無邊莊嚴會密意


Natural Appearance, Natural Liberation


觀世音與大悲咒(修訂版)


周易象數例解


筆墨真境 ﹣談錫永書畫藝術

李易安的《如夢令》

李易安的詞,很喜歡她的一闋《如夢令》──

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

劈頭「常記」二字,是宋詞中的熟語,但別人用得卻沒有李易安那麼好。

例如周清真詞──「常記誤隨車,正絮翻蝶舞,芳思交加。」讀起來即有不如李易安的感覺。

為甚麼呢?因為「常記」云云,蓋必是一件刻骨銘心的情事。周詞只說「誤隨車」,令人想到,無非是金鞍駿馬,去追逐春郊的油壁輕車,有輕薄的感覺,因此也不能把此情事看作刻骨銘心。而且,其後「絮翻蝶舞」,又轉筆去寫天時物候了,更把一段感情拉薄。

李易安則不然,全詞只是記遊,甚至不提遊伴,但讀遍全詞,便覺得記遊實在是記人。

且看詞的內容──

在溪亭飲酒,飲至沉醉,然後於日暮時撐一隻小舟回家,可是卻撐入了一片荷塘之內。想快快地撐過這片荷塘,小舟卻驚飛起棲息於灘頭的鷗鷺。

只是這麼的一件小事,所以值得詞人「常記」,讀者不妨想像,無非只是因為遊伴令人思憶。──倘若是奚亭獨飲、划舟獨行,或者當時所結的是位無味的遊伴,則此事又何必「常記」?

因此只輕輕用「常記」兩字,整首詞便有感人的力量。──此中有人,呼之欲出,即是這種境界。

李易安詞的好處,往往於家常口語中得之,若太傷雕琢,固然似乎「才人錦心繡口」,奈何反而味薄。易安十八歲嫁明誠,詞中的遊伴當是她的丈夫,當日唱隨之樂,蓋亦是北宋繁華的迴光返照。

詩談
「買花錢」考
偎檣與偎
袁寒雲的一首詩
寒食近
「隱括」只堪一笑
「詩老」「坡老」詠紅梅
李易安的詩
李易安的《一翦梅》
李易安的《如夢令》
李易安的疊字
第1頁 共3頁
下頁>>

讀者來信

「格魯派主論壇」誹謗談錫永上師

閒談 - 談錫永雜文

  狂加煙稅擾民,助長動亂根源

  《周易》占卜香港現象

  中國受欺要亮劍

談錫永八十榮壽
慶展

談錫永80榮壽 副市長送賀函-多倫多星島日報
談錫永八十榮壽慶展隆重揭幕
揭幕專訊-明報

曲藝書畫

  臨江仙

  舊日山行

  咏馬八首

文章連結

畫之眼
觸証真如-《細說如來藏》讀后
好書推薦:《細說如來藏》、《生與死的禪法》

崇綺奏摺稿

談錫永祖先書畫

紫微文化服務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
香港上環文咸西街24號南北行大廈2字樓1-2室
© ZIWEI CULTURAL PUBLICATIONS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Units 1-2, 2nd Floor, Nam Pak Hong Building, 24 Bonham Strand West, Sheung Wan, Hong Kong
TEL: (852) 2891 7706 OR (852)2834 1582 FAX:(8862)27084420
EMAIL ADDRESS: lokyang@lokyang.com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