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錫永專頁 | 北美漢藏佛學研究會 | 密乘佛學會 | 粵語文化傳播協會
        

菩提心釋密意


龍樹二論密意


文殊師利二經密意


勝鬘師子吼經密意


如來藏經密意


靈界實錄


無邊莊嚴會密意


Natural Appearance, Natural Liberation


觀世音與大悲咒(修訂版)


周易象數例解


筆墨真境 ﹣談錫永書畫藝術

李易安的詩

李易安以詞得名,寫詩卻寫得很普通。她有一首詩,題為《春殘》──

春殘何事惹思鄉,病堮瓿Y恨髮長,梁燕語多終日在,薔薇風細一簾香。

此詩讀來,一無味道,如飲了一杯白開水。然而卻是當日婦人詩的本色。

為甚麼這樣說呢?蓋舊日婦人為詩,總有束縛在,不敢說得太放恣,於是乎起興便不離閨情。「梳頭」、「髮長」,固然是閨情;即使「梁燕」、「薔薇」、「簾」等種種,亦都不出於院落之內。

拿短窄的眼界去寫「閨情」,自然揮洒不開。

於是這種詩便只能求工於鑄語,例如──「薔薇風細一簾香」。

讀這句詩,便想見深閨寂寞的少婦,一種靜定的心緒。若非靜定,又焉足以體會到細風微度鼻端的薔薇花香?

但這種句法,卻仍然是詞的句法,絕不宜用之於詩。此中道理,很難三言兩語說得明白。《儒林外史》藉書中的口談詩,謂「桃花何苦紅如此,楊柳忽然綠可憐」,太纖巧,但若增一字──「問桃花何苦紅如此」,則卻是《賀新郎》中的好句。這種見解,即透露了此中消息,詩與詞的鑄句確有本質上的不同。

正因為詞比較容易雕飾,比較容許尖新雋語,所以李易安的詞,卻高出於她的詩許多。

然而亦不可一概而論。李易安有一首絕句──「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此詩卻相當有時代氣息,令人想到北宋南宋之交的一段歷史。不過,這首詩卻已是經歷滄桑之作了,那時的李易安,已不是只耽於閨情的李易安,因此也就不再雕琢於「薔薇風細一簾香」。

詩談
「買花錢」考
偎檣與偎
袁寒雲的一首詩
寒食近
「隱括」只堪一笑
「詩老」「坡老」詠紅梅
李易安的詩
李易安的《一翦梅》
李易安的《如夢令》
李易安的疊字
第1頁 共3頁
下頁>>

讀者來信

「格魯派主論壇」誹謗談錫永上師

閒談 - 談錫永雜文

  狂加煙稅擾民,助長動亂根源

  《周易》占卜香港現象

  中國受欺要亮劍

談錫永八十榮壽
慶展

談錫永80榮壽 副市長送賀函-多倫多星島日報
談錫永八十榮壽慶展隆重揭幕
揭幕專訊-明報

曲藝書畫

  臨江仙

  舊日山行

  咏馬八首

文章連結

畫之眼
觸証真如-《細說如來藏》讀后
好書推薦:《細說如來藏》、《生與死的禪法》

崇綺奏摺稿

談錫永祖先書畫

紫微文化服務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
香港上環文咸西街24號南北行大廈2字樓1-2室
© ZIWEI CULTURAL PUBLICATIONS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Units 1-2, 2nd Floor, Nam Pak Hong Building, 24 Bonham Strand West, Sheung Wan, Hong Kong
TEL: (852) 2891 7706 OR (852)2834 1582 FAX:(8862)27084420
EMAIL ADDRESS: lokyang@lokyang.com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