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錫永專頁 | 北美漢藏佛學研究會 | 密乘佛學會 | 粵語文化傳播協會
        

菩提心釋密意


龍樹二論密意


文殊師利二經密意


勝鬘師子吼經密意


如來藏經密意


靈界實錄


無邊莊嚴會密意


Natural Appearance, Natural Liberation


觀世音與大悲咒(修訂版)


周易象數例解


筆墨真境 ﹣談錫永書畫藝術

天官書

前記
那天晚上,沿着山徑閒步,一披海霧籠罩了眼前的世界,人又在酒後,於是透過來的星點,便彷彿帶着欲泣般的潮濕。看着看着,忽感到星光有如一道眼神,傳來緊迫人呼吸的壓力,遂聯想到古老的傳說:星辰的光色榮衰,可以預告人類的命運。這傳說雖似浪漫,其實也很樸素,因星既如眼,眼神自最能流露它對塵世的哀憫或欣悅。我很相信,有一隻冥冥的手,的確在旋轉乾坤的樞紐,故世事常多不可測處,而往往蠅頭瑣事,即可觸發歷史的更張。倘古老的傳說當真,則人類的枯榮,只不過是星天已預告的哭笑,似乎就比較上可使當事人不那麼感到對歷史的內疚。一路行來,一路胡思亂想,故此詩仍是一片莫名的悵惘。

想像遙天
雲堆霧砌了禁宮十二
偶然流過霞雨,應儘有
紅牆綠瓦風光
星子逍遙
曾靜靜地揮風灑露
於日月雙燈高掛的長廊
轉三百多個循環日夜
而今
只抖顫在天河兩岸
似奔雲被酒踉蹌

潑一江七月的荷燈
一江只讓微風知道的私願
即是人間氤氳祭禮
也曾有過
失落於牽牛織女的細語
失落於神鴉社鼓的咐囑
此後
只巫者披髮深宵禮拜
預約未來荒靜如太古

自圖騰的亙古
一顆星
即使尋一個倉皇的夢
一個夢
即搖落一段憂悒的歷史
只讓悲涼的負荷者
孑孑獨行於綿蠻孤徑
(偶或流出一響山鐘
似持一偈遮撥了塵寰的路)
無辜星子
飲過流雲,沐過流霞
終須踏銀河細浪──
已慣墮人間歷刦

無人終宵屈指
數夜未闌時已經燒盡
多少顆磊落流星
又惹起幾度人間瘖默
或是誰人焚燬
自己的天上廬宇
任紅雲
度過一方青晶石
憑弔錦江風月佳時

星滅星焚
應即是鬼宿慘然積屍氣
射凌西宮白虎咸池
怒為風
亂為霧
凝為霜
散為露
激為電
感為雷
發為虹
灑為雨
然後跌宕漫天悲淚

左或右
參橫斗柄輕移
歲月即此無聲轉落
倘有人固執於刻分弧角
當驚詫無從捕攫
一掌的陰影
咬噬心臆若長蛇的陰影
於是失神雙目
若兩顆失響鈴星
繫着蹶蹄的驂駟
仰首悲鳴天闕
或竟無人收拾,零落的
蒼龍屍骨
從此長年憂懼
王良鞭影

指掌遂若風花無定
嗆然崩落
轉九天雷暴貫索
翻為晝
覆為夜
舉為榮
擲為謝
舒為生
卷為死
展為笑
歛為悲
驚一天星斗流離

跫然獨步於咆哮的屠布
聽自己足音
叩自己心搏
偶或瞿然一剎驚悟
人與星辰
原是宇宙遊子
奈已慣踏天磨刀
割紫雲埋葬的日脚

月色
此際以遲遲步履
怯然流注
透飄落於三月的榆莢
漏一聲問訊:
尚能飯否?

銀漢斜傾待渡
於破天的風鼓起帆時
長天遂迎人以瘀色
傲然四顧
天樞即是蒼冥鎖鑰
照眼漫天星點
一時都是囚徒

(明報月刋1976年12月)

談錫永詩詞
臨江仙
舊日山行
咏馬八首
七葉楓
天官書
公案
狄乾遜詩三首
祭Emily Dickinson逝世九十周年
弦管
髮結
第1頁 共2頁
下頁>>

讀者來信

「格魯派主論壇」誹謗談錫永上師

閒談 - 談錫永雜文

  狂加煙稅擾民,助長動亂根源

  《周易》占卜香港現象

  中國受欺要亮劍

談錫永八十榮壽
慶展

談錫永80榮壽 副市長送賀函-多倫多星島日報
談錫永八十榮壽慶展隆重揭幕
揭幕專訊-明報

曲藝書畫

  臨江仙

  舊日山行

  咏馬八首

文章連結

畫之眼
觸証真如-《細說如來藏》讀后
好書推薦:《細說如來藏》、《生與死的禪法》

崇綺奏摺稿

談錫永祖先書畫

紫微文化服務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
香港上環文咸西街24號南北行大廈2字樓1-2室
© ZIWEI CULTURAL PUBLICATIONS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Units 1-2, 2nd Floor, Nam Pak Hong Building, 24 Bonham Strand West, Sheung Wan, Hong Kong
TEL: (852) 2891 7706 OR (852)2834 1582 FAX:(8862)27084420
EMAIL ADDRESS: lokyang@lokyang.com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