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錫永專頁 | 北美漢藏佛學研究會 | 密乘佛學會 | 粵語文化傳播協會
        

菩提心釋密意


龍樹二論密意


文殊師利二經密意


勝鬘師子吼經密意


如來藏經密意


靈界實錄


無邊莊嚴會密意


Natural Appearance, Natural Liberation


觀世音與大悲咒(修訂版)


周易象數例解


筆墨真境 ﹣談錫永書畫藝術

如來藏說金融危機

佛家究竟說「如來藏」,當中有「四重緣起」義,其為業因、相依、相對及相礙。一般以為這只是佛家理論。其實,以此義理用於觀察世情,亦能讓我們對世事有更深刻透澈的認識。談錫永上師於其近作《細說如來藏》書中,便以「四重緣起」義理來分析近年世界金融危機的前因後果。現在將這段文字節錄下來與讀者分享。這實在是一個如何將「如來藏」思想應用於現實生活中的好例子。

「如來藏說金融危機」

──節錄自 談錫永上師著《細說如來藏》

(業因)

在世間法的層次,如果知道「業因有」,那麼,在處事時就會懂得利用緣起來分析事件的因果關係,而不受世間的「名言」左右。

近年世界的大事是美國金融危機。危機的引發,是由於「衍生工具」泡沫爆破。所謂「衍生工具」,即是銀行將客戶的存款當成自己的資產,通過層層機構的諸般運作,以原不屬於他的資產來發行債券,然後又以債券為資產,再發行債券,這就叫做「衍生」。

衍生出來的債券,完全是「名言有」。如果用業因緣起來分析,就可以否定它的成立。

甚麼是這些債券的「因」?客戶的存款。這些存款是客戶的資產,本不屬於銀行,銀行可以將之借貸給人,從中賺取存貸利息的差額,但卻不應該將客戶的存款當成自己的資產,用來發行重重疊疊,一環扣一環的債券。所以,這些債券的「生成因」本身就有問題。現在的衍生債券,就憑這不正當的「因」,加上聯邦儲蓄局的有意姑息,評級公司的「評級」,經濟理論的支持與鼓吹等因素作為「緣」,於是因緣和合而成立,成為「業因」有。由是,靠公司招牌成立的「名言有」就應該受否定。

在推銷這些債券時,推銷者的雄辯是:如果這些公司破產,全世界的銀行都會破產!於是客戶就在這「名言」鼓吹下來購買了。假如他們懂得分析因緣,建立其為「業因有」(而且是不正當的業因有),那麼就至少會懷疑其「名言有」的真實性。

將事情分析因緣,即是處理世間事務的必須手段,否則即易陷入「名言」概念的陷阱。

(相依)

在世間法,也可以用相依緣起來分析事物,從而檢查它的「業因有」是否能夠成立。

仍然以美國金融危機為例。

我們在前面成立其衍生工具為「業因有」時,已經指出,它的「因」並不正當,因為無論通過任何手法來掩飾,歸根究底,都是銀行將客戶的資產當成自己的資產來發行債券。但這個「因」雖有問題,卻不能否定,因為它是「合法」的。

那麼,我們就不妨看看問題的另一面,美元為甚麼會受到世人如此之信賴,以致弄到凡能操縱美元的大銀行便都受到崇拜。(正因如此,才可以建立「名言有」以欺世;同時有力量將不正當的因變成合法的因,甚至令經濟學家將之當成合理的因。)即是說,歸根究底就是美元的信譽。

美元打倒歐洲貨幣而成龍頭大哥,是靠「金本位」的成立。全世界的貨幣只有美元才可以向中央銀行兌換定額的黃金,那便真是黃金一般的保障,美元信譽由是天下無敵。

可是,美國國民由於富足而過度消費,金本位貨幣的發行已不足以應付這些消費,更加上向國外資本擴張的須要,金本位便變成過時的制約。於是非廢除金本位的貨幣制度不可。

但怎樣來維持美元的龍頭大哥地位呢?

最主要的手段,是成立「新自由主義」的經濟理論,即所謂虛擬經濟,其中的一環,是漂亮的全球一體化。全球一體,富國有責任照顧落後國家、幫助發展中國家,聽起來十分合理,所以最富的美國便依然是龍頭大哥,其貨幣當然也就手屈一指。

所以,美國聲望是依經濟理論而建立,這經濟理論其實亦依美國聲望而建立,這是彼此「相依」,如有子始有父。

中東國家的王子王女紛紛到美國去留學,學到美國的經濟理論,回國之後,依所學而行事,那就成為成立相依緣起有的最大助力。

美元地位既然是「相依有」而不是「業因有」,那麼,依美元而成立的「衍生工具」當然亦是「相依有」,由是即可否定其「業因有」,即是說,它資本的「因」不可靠,成立它的「緣」亦值得懷疑。

現在,聯邦儲備局已為此道歉(證明姑息的緣本不成緣)、評級公司受到指責(此緣亦不成緣),剩下來便只是那套經濟理論了,且看你怎樣評價它吧。

所以,現在金融危機的問題,可以說,實已衍化為美國信用與美國提倡的經濟理論「相依有」的問題。這亦即是西方資本主義為「相依有」,目前要維持的就是這種「相依」關係。

因此,美國一定要拿自由、民主、人權等人民概念來提昇自己的聲望,他的聲望愈高,他的經濟學說就站得愈穩;美國提倡的新自由主義經濟學,也一定要為資本擴張、資源掠奪提供理論根據,它能為美國取得最大的利益而被掠奪者依然不悟,那就是它最大的成功。

(相對)

在世間法上,前面根據相依緣起分析,已說美國的金融危機,可歸根為美國聲譽與其經濟理論的相依有,亦即其人民與經濟兩種理論的相依。

然而,若用相對緣起來檢討,則二者實不成立相依。二者相依須不能異離,而且還要同時,但顯然美國的人民(民主、自由、人權等理念)並非與目前的經濟理論同時,在林肯的美國、華盛頓的美國,有民主、自由、人權思想,但一定沒有「全球化」的經濟理念、甚至沒有貨幣擴張的虛擬經濟理念,(所以才可以有鎖國政策的「門羅主義」)。二者既不同時,那就不能成立「相依有」。

其實目前美國的人民精神也與全球一體化衝突。提出「美國利益」,因此可以攻打伊拉克,可以定義一些「邪惡軸心」,可以宣佈中國為最大敵人,那還有甚麼全球一體化。

由此觀察,目前美國(連同它提倡的經濟理論),實在是依「相對有」而存在。那即是,先進的消費國相對於落後的生產國而成存在。這樣來決定,便更能看透目前美國的本質。

金融「衍生工具」,是將通賬、貿易赤字、負債等等對美國不利因素,轉嫁給生產國(主要是中國)的經濟工具。這可以說,其實是利用經濟理論來行騙,行騙與被騙也是相對。

中國如果依照自己的文化傳統來辦事,就可以成為另外一種相對——東方人民精神與西方人民的相對,這樣,對中國就大為有利,至少可以不繼續受騙。

中國的人民精神,在政治上是「民本」、是「天下為公」,在經濟上是「藏富於民」。民本比民主、自由、人權更實際,因為是從「事果」來成立,而不光只是口號或概念。民本沒有雙重標準,民主等等則甚至可以多重標準。天下為公亦如是,公不公,有目共睹,全球一體化的效益則可以化裝。藏富於民亦如是,不能造假,亦沒有雙重標準,但積富於貨幣,則是假象,則是一定有一天會爆破的泡沫。

因此目前實在是世界危機,不只是金融危機。這次危機,決定生產國與發展國的生死存亡,很可能兩敗俱傷。

怕的是,生產國看不到「相對有」,只從表象(例如經濟發展)來看,就會將「相依有」這假象當成是真實,那就會將自己的財富用來支持財富掠奪者(因為他有危機)!

(相礙)

如果由相礙緣起來看世間法,那麼,就應該由相礙來觀察相對了。

目前消費國與生產國的相對,其本質,實在是消費國用衍生貨幣來騙取生產國的人力物力資源,暫時取得平衡(美國最成功的是,金融危機發生以後,依然還能維持平衡)。但是,這平衡能永久嗎?而且,真的是兩利嗎?顯然不是。

實際情形是,消費國目前是在設法適應他的相礙,也可以說,資本主義要適應目前環境帶來的障礙,不適應,就不能生存。所以一系列西方人民精神的擴張、宗教擴張、貨幣擴張、虛擬經濟衍生工具擴張,都是為求適應相礙的手段,也即是在局限下適應自己的生存條件。這些手段就含有麻痺生產國的因素。

在西方人民思想擴張的影響下,歷史都可以改變,鴉片戰爭本來就是不正義的侵略戰爭,可是事到如今,在中國一些名學者的筆下,就變成是英國人想幫助中國,幫助中國人改變帝制的戰爭,租界只是推行這改變的據點,販賣鴉片只是「歷史的巧合」。你看,英國人給打扮得多漂亮。無他,只是因為我們相信西方人民精神的推銷。所以崇拜民主自由的概念,從而可以改變歷史的本質。這就是成功的麻痺了。

如果能丟開名言與概念來看相礙,作為生產國的中國,就要考慮自己的適應。達爾文其實就已經提出,「適者生存」。

所以目前要考慮的是,如何將消費國手頭的衍生貨幣(如債券)換回物資;如何打破西方人民精神的神話(將設故宮的「星巴克」趕出故宮,已經可以說是起步,從這事件,可以看到我們的人民精神尚未完全喪失)。

在具體做法上,人們可能會提出許多疑問,例如耽心經濟增長、耽心出口貿易、耽心外匯儲備損失等等。他們實在忘記了我們的人民精神有一句擲地有聲的說話:「船到橋頭自然直」。事實上,美國不可能任由債券崩潰,他們的國民生活亦實在依賴生產國的人力與資源,所以生產國為求自身的適應相礙而採取一些行動,絕不可能反而損害本身,充其量只是數字上的倒退,以及虛假貨幣在數字遊戲中的損失而已(可以說,長期來說,持有一安士黃金,甚至持有半安士黃金,都比持有一千美元好,比持有一千元債券當然更加好)。

能這樣來看事件,就至少會警惕到自己生存的相礙。能正視相礙,就不會認為自己可以成為西方虛擬經濟、貨幣主義遊戲中的贏家(有那一個賭徒可以在賭場中得利)。

如來藏看世事
如來藏說金融危機
第1頁 共1頁

讀者來信

「格魯派主論壇」誹謗談錫永上師

閒談 - 談錫永雜文

  狂加煙稅擾民,助長動亂根源

  《周易》占卜香港現象

  中國受欺要亮劍

談錫永八十榮壽
慶展

談錫永80榮壽 副市長送賀函-多倫多星島日報
談錫永八十榮壽慶展隆重揭幕
揭幕專訊-明報

曲藝書畫

  臨江仙

  舊日山行

  咏馬八首

文章連結

畫之眼
觸証真如-《細說如來藏》讀后
好書推薦:《細說如來藏》、《生與死的禪法》

崇綺奏摺稿

談錫永祖先書畫

紫微文化服務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
香港上環文咸西街24號南北行大廈2字樓1-2室
© ZIWEI CULTURAL PUBLICATIONS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Units 1-2, 2nd Floor, Nam Pak Hong Building, 24 Bonham Strand West, Sheung Wan, Hong Kong
TEL: (852) 2891 7706 OR (852)2834 1582 FAX:(8862)27084420
EMAIL ADDRESS: lokyang@lokyang.com
Privacy Policy